接近關西

[專欄]主權者教育從小學開始

  這半年,在高中「主權者教育」(譯者注:對享有國家主權的日本國民進行的主權相關教育)話題尤為熱門。因為隨著選舉權年齡的下調,在夏季參議院選舉時,舉行了18歲高中生的投票選舉,這一動向受到了社會的關注。十多歲的政治參與者(新增選民約240萬人)是如何看待這一問題的呢,選舉後我有幸有機會聽到了他們的心聲。以下就是此次的感想記。
 
  之前的參議院選舉投票率(總務省調查)為:18歲51.17%、19歲39.66%,18歲者高出了10個百分點以上。整體占53.01%。年齡越高投票率越高,不過20歲至29歲者33.37%、30歲至39歲者43.78%、40歲至49歲者51.66%,與之相比,18歲高中生的高投票率很值得關注。由於高中生的意識動向備受媒體關注,再加上學校也在關於主權者教育的課上舉行模擬投票等,高中生們有許多機會接觸學習實際的選舉,這與此次高投票率的好結果是密不可分的。相比之下,19歲者關於選舉意義等的學習機會較少,而且前往都市求學的許多大學新生的居民票仍然在他們的老家,同時他們也沒進行「不在者投票」(譯者注:一種投票制度。投票日當天不能前往投票處投票的選民,可以在一定期間內前往指定場所投票),這些被認為是19歲者低投票率的主要原因。
  政治問題也是社會問題,這對於十多歲的年輕人來說也絕非是事不關己的。那麼,他們是如何考慮這個與自身密切相關的問題的呢,他們是抱著怎樣深刻的思慮、認真思考政治、然後前往投票處的呢?如不驗證投票背後的內容,則不可輕易評價。
  這半年,開展了多次以「十多歲少年的政治參與」為題的討論會企劃,印象深刻的是京都教育座談會(會長堀場厚・堀場製作所社長兼會長)主辦的8月例會・公開學習會。當天的主角是大約30人左右的高中生們(也有部分初中生參加)。針對選舉投票態度的重要性,以英國是否脫歐為題,分成「讚成脫歐派」、「反對脫歐派」、「保留派」三組,以國民投票為前提,進行了模擬討論。企劃此次討論的成年人們原本期待這些問題意識較高的高中生們能進行一場激烈的論戰,但是并未達到期待的效果,反而是針對主權者教育的意見和總結討論尤為激烈。「需要有能和政治家討論的課」、「在學校中社會體驗的機會太少」、「日本教育是應試型教育,不重視口語教育的英語課就是典型的例子。這樣的話根本無法應對全球化趨勢」等,討論非常活躍。就是說現在的學校與社會隔著一層厚厚的墻壁,他們覺得政治意識的養成並非易事。
 
  那麼,大學生的政治意識比高中生低嗎?那天,作為綜合主持方、組織團體討論的NPO法人「.JP」京都支部的11人,他們都是來自同志社大學和立命館大學的學生們。他們是以提高投票率為旗號的,向學生們介紹國會議員或地方議員的議員實習工作的學生團體成員。NPO法人「.JP」(東京本部)有25個支部,學生職員約400人。京都支部今年夏天將92名學生送往了國家、地方議員處等,其引以為傲的業績在全國也是屈指可數的。
  作為代表的榊原明浩同學(立命館大學3年級學生)積極支持歡迎十多歲少年的政治參與,他說:「我想成為高中生們的支持者,扮演一個中間協調者的角色。希望能通過年輕一代的力量,讓我們的政治、社會變得更好,為此我希望將議員實習的這個基礎平台也推廣到高中生的群體中。」榊原同學也談到:「大學和政治、社會相隔太遠,大學制度的改革才是主權者教育最緊迫的任務。」
  因模擬投票而廣為人知的東洋大學林大介副教授提到:「主權者教育和培養市民意識的市民權教育是同義詞。所以主權者教育也需要從小學開始。」我深感像這樣的教育理念的實踐改革才是防止年輕一代與政治漸行漸遠的最佳捷徑。(教育新聞記者  佐藤  德夫)

 
image
image
熱烈的討論
(京都教育座談會公開學習會)
image
成年人也時而參與討論,討論非常熱烈
(京都教育座談會公開學習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