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關西

[專欄]親日派英國經營者提出「新‧觀光立國論」

  最近常常可以聽到「Inbound(招攬外國遊客前來旅遊)」這個有些陌生的詞。這是代指來日本旅遊的外國遊客的。最近1、2年,大批外國遊客湧入日本諸島各地,「爆買」、旅館不足等話題讓「Cool Japan(酷日本)」的人氣動向備受關注。據政府機關的數據統計,2014年來訪日本的外國遊客由1000萬人多一下子增加了300多萬人,預測今年1年將達到近2000萬人。乘著日元貶值、簽證放緩及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開幕之風逐步升溫的人氣,讓「觀光立國」的爭論不絕於耳。關西的旅館、商業設施及觀光地等較其他地區相比,更受外國遊客歡迎,此外,在旅遊專業雜誌的調查中,京都還被選為外國遊客最想遊覽的「世界第一都市」,贏得眾人關注。走在京都的大街上,即使是平常的日子也可看到眾多外國人,稱讚「京都是觀光大國日本的象徵」的人也不在少數。因此,我打算測試一下「遊覽日本&京都」的實力。
 
  大家知道David Atkinson先生嗎?他原本是Goldman Sachs(世界最大的投資銀行)的分析師,現在是擔任小西美術工藝社社長的與眾不同的英國經營者。該社創社以來已有300多年,是一家在修復國寶‧重要文化財產方面享譽盛名的老牌企業。他住在京都,精通日本傳統文化,加入了裏千家(茶道流派之一)的門下,擁有「宗真」的茶名。這位先生因編寫《新‧觀光立國論》而作為「話題性的親日派經營者」備受矚目。今年秋天,在京都市內舉辦的、和腦科學家──養老孟司先生的對談演講會(京都教育座談會主辦)中,有幸聆聽了先生的觀光論。對談的主題是「酷日本的未來景象──是明(真正的開國)是暗(島國性的鎖國)」。在該對談中,先生明確強調了「日本是旅遊落後國」。
 
  這「落後國」的發言雖令人吃驚不已,但問題的核心在於如何解讀國際遊客數。在各發達國家的吸引遊客實績(2013年)中,排名第1的法國約為8400萬人左右。日本排名第26位(收入排名第21位),來訪遊客人數少於泰國、香港、澳門及韓國。但是,先生發言的真正意圖是在這裡──日本是具備旅遊大國4大條件(氣候宜人、擁有富饒的自然資源、文化資源及多彩的美食國度)的少數國家之一,但排名第26位,(即使達到了2000萬人)人數少得令人難以置信,完全沒有展現出優勢。此外,文化預算(約1000億日元)還不到法國的五分之一。對比GDP的數值僅為0.012%,處於發達國家的最底層水平。文化財產的修補費較英國的500億日元規模相比,還不到80億日元。說觀光立國完全不能令人信服。
 
  特別是京都,其嚴峻程度相當於「觀光鎖國」。諸如世界遺產的神社佛閣、京都菜餚、超過一千種的祭祀活動等,京都擁有傲立於世的多彩的旅遊資源。但是,先生指出,今年外國遊客的住宿人數僅為100萬人左右,和大英博物館(外國遊客的參觀人數達到400萬人規模)一家相比,也少得可憐。大街小巷中充滿了不協調的景觀,古色古香的街道門戶相繼被拆除。從以全球性視點分析京都的先生的眼裡,似乎看得出針對京都所擁有的魅力及頗高潛能的評價,迎接外國人的公共設施仍面臨著硬件、軟件兩方面的諸多問題的現狀。
 
  作為課題發達國家的日本,目前最重要的課題是如何應對少子高齡化──人口減少社會。Atkinson先生認為,為了彌補人口減少,有必要將外國遊客作為「短期移民」,積極採取「新‧觀光立國論」的政策。如果日本&京都醒悟到旅遊產業的重要性,徹底改變「觀光鎖國」的話,就有可能在2030年以前吸引超過8000萬外國遊客訪日。旅遊是21世紀成長最為迅速的產業,聽聞強調這是振興日本的「王牌」的先生的觀點後,我感到了久違的激動。(教育評論家 佐藤德夫)

照片提供/京都教育座談會
 
image
對談之景
image
答疑解難
image
會場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