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关西

[专栏]主权者教育从小学开始

  这半年,在高中“主权者教育”(译者注:对享有国家主权的日本国民进行的主权相关教育)话题尤为热门。因为随着选举权年龄的下调,在夏季参议院选举时,举行了18岁高中生的投票选举,这一动向受到了社会的关注。十多岁的政治参与者(新增选民约240万人)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呢,选举后我有幸有机会听到了他们的心声。以下就是此次的感想记。
 
  之前的参议院选举投票率(总务省调查)为:18岁51.17%、19岁39.66%,18岁者高出了10个百分点以上。整体占53.01%。年龄越高投票率越高,不过20岁至29岁者33.37%、30岁至39岁者43.78%、40岁至49岁者51.66%,与之相比,18岁高中生的高投票率很值得关注。由于高中生的意识动向备受媒体关注,再加上学校也在关于主权者教育的课上举行模拟投票等,高中生们有许多机会接触学习实际的选举,这与此次高投票率的好结果是密不可分的。相比之下,19岁者关于选举意义等的学习机会较少,而且前往都市求学的许多大学新生的居民票仍然在他们的老家,同时他们也没进行“不在者投票”(译者注:一种投票制度。投票日当天不能前往投票处投票的选民,可以在一定期间内前往指定场所投票),这些被认为是19岁者低投票率的主要原因。
  政治问题也是社会问题,这对于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也绝非是事不关己的。那么,他们是如何考虑这个与自身密切相关的问题的呢,他们是抱着怎样深刻的思虑、认真思考政治、然后前往投票处的呢?如不验证投票背后的内容,则不可轻易评价。
  这半年,开展了多次以“十多岁少年的政治参与”为题的讨论会企划,印象深刻的是京都教育座谈会(会长堀场厚·堀场制作所社长兼会长)主办的8月例会·公开学习会。当天的主角是大约30人左右的高中生们(也有部分初中生参加)。针对选举投票态度的重要性,以英国是否脱欧为题,分成“赞成脱欧派”、“反对脱欧派”、“保留派”三组,以国民投票为前提,进行了模拟讨论。企划此次讨论的成年人们原本期待这些问题意识较高的高中生们能进行一场激烈的论战,但是并未达到期待的效果,反而是针对主权者教育的意见和总结讨论尤为激烈。“需要有能和政治家讨论的课”、“在学校中社会体验的机会太少”、“日本教育是应试型教育,不重视口语教育的英语课就是典型的例子。这样的话根本无法应对全球化趋势”等,讨论非常活跃。就是说现在的学校与社会隔着一层厚厚的墙壁,他们觉得政治意识的养成并非易事。
 
  那么,大学生的政治意识比高中生低吗?那天,作为综合主持方、组织团体讨论的NPO法人“.JP”京都支部的11人,他们都是来自同志社大学和立命馆大学的学生们。他们是以提高投票率为旗号的,向学生们介绍国会议员或地方议员的议员实习工作的学生团体成员。NPO法人“.JP”(东京本部)有25个支部,学生职员约400人。京都支部今年夏天将92名学生送往了国家、地方议员处等,其引以为傲的业绩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的。
作为代表的榊原明浩同学(立命馆大学3年级学生)积极支持欢迎十多岁少年的政治参与,他说:“我想成为高中生们的支持者,扮演一个中间协调者的角色。希望能通过年轻一代的力量,让我们的政治、社会变得更好,为此我希望将议员实习的这个基础平台也推广到高中生的群体中。”榊原同学也谈到:“大学和政治、社会相隔太远,大学制度的改革才是主权者教育最紧迫的任务。”
  因模拟投票而广为人知的东洋大学林大介副教授提到:“主权者教育和培养市民意识的市民权教育是同义词。所以主权者教育也需要从小学开始。”我深感像这样的教育理念的实践改革才是防止年轻一代与政治渐行渐远的最佳捷径。(教育新闻记者 佐藤 德夫)
 
 
image
image
热烈的讨论
(京都教育座谈会公开学习会)
image
成年人也时而参与讨论,讨论非常热烈
(京都教育座谈会公开学习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