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关西

[专栏]亲日派英国经营者提出“新•观光立国论”

  最近常常可以听到“招揽外国游客前来旅游”这个有些陌生的词。这是代指来日本旅游的外国游客的。最近1、2年,大批外国游客涌入日本诸岛各地,“爆买”、旅馆不足等话题让“酷日本”的人气动向备受关注。据政府机关的数据统计,2014年来访日本的外国游客由1000万人多一下子增加了300多万人,预测今年1年将达到近2000万人。乘着日元贬值、签证放缓及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开幕之风逐步升温的人气,让“观光立国”的争论不绝于耳。关西的旅馆、商业设施及观光地等较其他地区相比,更受外国游客欢迎,此外,在旅游专业杂志的调查中,京都还被选为外国游客最想游览的“世界第一都市”,赢得众人关注。走在京都的大街上,即使是平常的日子也可看到众多外国人,称赞“京都是观光大国日本的象征”的人也不在少数。因此,我打算测试一下“游览日本&京都”的实力。
 
  大家知道David Atkinson先生吗?他原本是Goldman Sachs(世界最大的投资银行)的分析师,现在是担任小西美术工艺社社长的与众不同的英国经营者。该社创社以来已有300多年,是一家在修复国宝·重要文化财产方面享誉盛名的老牌企业。他住在京都,精通日本传统文化,加入了里千家(茶道流派之一)的门下,拥有“宗真”的茶名。这位先生因编写《新·观光立国论》而作为“话题性的亲日派经营者”备受瞩目。今年秋天,在京都市内举办的、和脑科学家——养老孟司先生的对谈演讲会(京都教育座谈会主办)中,有幸聆听了先生的观光论。对谈的主题是“酷日本的未来景象——是明(真正的开国)是暗(岛国性的锁国)”。在该对谈中,先生明确强调了“日本是旅游落后国”。
 
  这“落后国”的发言虽令人吃惊不已,但问题的核心在于如何解读国际游客数。在各发达国家的吸引游客实绩(2013年)中,排名第1的法国约为8400万人左右。日本排名第26位(收入排名第21位),来访游客人数少于泰国、香港、澳门及韩国。但是,Atkinson先生发言的真正意图是在这里——日本是具备旅游大国4大条件(气候宜人、拥有富饶的自然资源、文化资源及多彩的美食国度)的少数国家之一,但排名第26位,(即使达到了2000万人)人数少得令人难以置信,完全没有展现出优势。此外,文化预算(约1000亿日元)还不到法国的五分之一。对比GDP的数值仅为0.012%,处于发达国家的最底层水平。文化财产的修补费较英国的500亿日元规模相比,还不到80亿日元。说观光立国完全不能令人信服。
 
  特别是京都,其严峻程度相当于“观光锁国”。诸如世界遗产的神社佛阁、京都菜肴、超过一千种的祭祀活动等,京都拥有傲立于世的多彩的旅游资源。但是,先生指出,今年外国游客的住宿人数仅为100万人左右,和大英博物馆(外国游客的参观人数达到400万人规模)一家相比,也少得可怜。大街小巷中充满了不协调的景观,古色古香的街道门户相继被拆除。从以全球性视点分析京都的先生的眼里,似乎看得出针对京都所拥有的魅力及颇高潜能的评价,迎接外国人的公共设施仍面临着硬件、软件两方面的诸多问题的现状。
 
  作为课题发达国家的日本,目前最重要的课题是如何应对少子高龄化——人口减少社会。先生认为,为了弥补人口减少,有必要将外国游客作为“短期移民”,积极采取“新·观光立国论”的政策。如果日本&京都醒悟到旅游产业的重要性,彻底改变“观光锁国”的话,就有可能在2030年以前吸引超过8000万外国游客访日。旅游是21世纪成长最为迅速的产业,听闻强调这是振兴日本的“王牌”的先生的观点后,我感到了久违的激动。(教育评论家 佐藤德夫)

照片提供/京都教育座谈会
 
image
对谈之景
image
答疑解难
image
会场景观